绿孔雀VS水电站:公益诉讼为野生动物保护撑腰
2021-09-03 14:53:48
分享到:

【案情简介】

2013年,在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攻读硕士学位的顾伯健前往云南绿汁江河谷做季雨林调查。一个偶然的机会,顾伯健从当地村民那见到了一片绿孔雀羽毛。绿孔雀曾在中华大地广泛分布,近年来由于人类的滥捕滥杀、破坏生态环境,作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和濒危物种的绿孔雀现今已不足500只。而戛洒江一级水电站工程的相当一部分淹没区域便处于恐龙河州级保护区内,保护区内绿孔雀的生存环境岌岌可危。

    顾伯健联系到了自然之友和野性中国等民间环保组织,在2017年7月正式向楚雄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对中国水电顾问集团新平开发有限公司和中国电建集团昆明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提起诉讼,要求停止戛洒江水电站的建设。而此时的戛洒江一级水电站已投入数十亿元建设资金,自此,一场修建水电站与保护绿孔雀的纷争拉开帷幕。

【裁判结果】

2020年3月,楚雄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戛洒江水电站被要求“中止建设”,但是否永久停建需要按生态环境部要求完成环境影响后评估,由相关行政部门作出决定,并驳回了中国水电顾问集团新平开发有限公司全部诉讼请求。

自然之友和新平公司均于2020年6月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次提起诉讼。在二审期间,建设方向其上级公司请示停建案涉项目并获批复同意。

    2020年12月底,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二审结果进行宣判,维持一审判决。

【案件评析】

一、争议焦点归纳

本案的一个重要争议点在于:对于是否做出“永久停建”的决定,应该以撤销原环评、重新环评还是通过打补丁的方式,进行环境影响后评价方式。

环境影响后评价是指当项目建设、运行过程中如果出现了不符合环境影响评价的行为,应重新组织对环境影响的后评价。然而,在一审中得以明确的关于恐龙河州级保护区是绿孔雀的重要栖息地,是包括陈氏苏铁在内的国家一级、二级保护动植物所在地,具有重大生态系统价值等事实,这些均没有在该工程的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中得以体现。

应当注意的是,在环评报告存在失实的情况下,环评报告的制作单位应当承担评价报告不实的责任。该建设项目的环评报告连建设地点有没有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都未能明确暴露出其基础资料明显不实,应依据《环境影响评价法》第32条承担责任。另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法》第十三条规定,此类环评还必须征求国家林草局的意见,所以对于此类项目,负有行政监管责任的林业部门更要严格依法行政。

二、公益诉讼的相关背景

虽然我国开展以公益诉讼形式保护环境的时间并不长,2012年《民事诉讼法》的修订实施,标志着我国从法律上正式确立了民事公益诉讼制度2014年《环境保护法》修订后,明确规定了环境保护坚持保护优先的原则,2020年通过的《长江保护法》规定了生态优先的原则,所以对于环境保护的重要性问题应当引起林业部门的高度重视,要降低被诉风险,学会掌握公益诉讼相关知识,更好地保护野生动物和保护地生态系统。绿孔雀公益诉讼案是全国首例野生动物保护预防性环境公益诉讼是由“协调发展”方针向“保护优先”原则转变的一个典型案例

另外。在本案中云南法院探索环境保护令制度,明确法院可在诉前或者诉中依申请作出环保禁止令,判令建设方停止现有环境影响评价下的水电站建设,预防了该区域濒危物种灭绝和生态系统失衡的重大风险,为生物多样性特别是濒危物种的预防性保护,提供有益借鉴。